《破冰行动》等依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视剧筹拍和审查会有非常大困难吗?娱乐

/ 发布时间 / 2021-09-15
我给大伙介绍介绍这样真实好过审吗?没原则性分歧,削减“问题警察”数目毒贩在被审讯时公然向警察行贿,宣扬“你们领导拿了300万”;面对公安部成立的专案调查小组,贩毒权势...

我给大伙介绍介绍

这样真实好过审吗? 没原则性分歧,削减“问题警察”数目 毒贩在被审讯时公然向警察行贿,宣扬“你们领导拿了300万”;面对公安部成立的专案调查小组,贩毒权势有计划有组织煽动群众,围堵公安局聚众散布谣言;为阻止警察侦破“5 ·13案”、洗清李飞的嫌疑,贩毒集团勾结警方内部职员,派杀手灭口李飞与证人……《破冰行动》不只直面贩毒权势的张狂,更直指公安机关连年打击,毒情却如荒原野草打之不尽的深层次缘由——因为宗族之间千丝万缕的牵扯,占据当地公安系统大比率警力的当地警察,背后牵连的是一个庞杂的人际关系互联网,警察与毒贩,可能就隔着一层姻亲。 “东山没好人”“生在东山这个地方,往上数三辈,与大家都是亲戚朋友”“干禁毒的,无非就是两种风险,一种是生命危险,第二个是魅惑的风险”,虽然联合摄制方里不乏公安部新闻宣传局、公安部禁毒局、广东公安厅等不少官方机构,但《破冰行动》从情节张力来讲,时常被人感到触目惊心。该剧毫不掩饰地方保护的存在,而最早暴露的“黑警”、东山市公安局刑侦队大队长陈光荣,与塔寨村二房头林耀华勾结,不但参与设局陷害李飞,还直接提出要做掉后者,以绝后患。 不回避毒贩的志得意满,与警方内部早已不是铁板一块,《破冰行动》播出以来,不断被观众评价“过于真实”,感叹“非常敢拍”。伴随愈加多人看到这部电视剧,话题也随之产生:尺度这样大胆,主创和片方为了过审做了哪些努力?剧中涉及不止一名“问题警察”,同时还有级别较高的官员涉嫌为贩毒权势掩盖罪行,这部分身份特殊的反面人物,有没带来审查上的困难? 从早期的《红蜘蛛》、《征服》,到这几年的《湄公河大案》、《破冰行动》,陈育新是写涉案题材的专家。在《破冰行动》之前,他与公安部新闻宣传局已合作过《湄公河大案》的影视剧本改编,对于涉案剧的尺度把握,陈育新非常了解边界与分寸在什么地方,他觉得,涉案剧的表达“大尺度”,出发点并非为了刻意突破限制,而是真实展示现实案件中政治生态破坏、宗族权势横行的恶果。 “警察参与庇护,地方官员收纳贿赂,剧中东山市的违纪违法现象,都是当时在陆丰、汕尾广泛存在的状况。中间我有进行一些过滤,譬如降低基层民警参与犯罪的数目。我的立足点是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,察看真实社会,察看当地制贩毒形势恶劣的社会根源。”有了如此的出发点之后,陈育新表示,在与公安部新闻宣传局的交流中,双方基本没原则性的分歧。 “第一稿出来,他们感觉有几个点应该注意,但不是大伙想象的‘这不可以写、那不可以写’。像剧里的‘问题官员’与‘问题警察’,讲出你们可能不信,还真没被提过建议。”陈育新说。 真实案件是一个容器 可以承装多样社会话题探讨 “2013广东雷霆扫毒行动”整个逮捕过程耗时12个小时,广东公安厅为此专门成立了专案小组,由省禁毒局副局长带队,在汕尾区域驻扎将近两年,借调汕尾、陆丰以外的警力展开调查,才有了最后广东史上规模最庞大的一次多警种配合,海陆空联合的缉捕行动。改编成电视剧,形成40多集的电视文本,故事情节有了大幅扩容,大半部剧情,都在讲述侦破、锁定塔寨村制贩毒证据的过程。 在陈育新看来,正由于这是一个国家级的大行动,上至公安部、广东公安厅的督办、领导,下至各个市县公安局、禁毒局的调查、配合,这里面要选取一个角度,以便把办案力量、禁毒形势、毒贩经营买卖等多条线索全部串联起来,并运用具备戏剧张力的故事讲述出来。 “所以最后把男一号的角色定在一个非常基层的民警身上。他作为一线办案力量,如何跟省厅的领导形成碰撞?一名基层缉毒警察,又怎么样与毒品销往境外这条线产生交集?于是就有了目前看到的李飞、李维民、赵嘉良这三个特定人物。”陈育新说。 与毒品的斗争是人类近代史上极为黑暗的一章,在全世界范围内,警方和毒贩之间的战争几乎都是一样的血腥并且惨烈。尽管此前大家也看过不少的缉毒故事,但这次透过《破冰行动》的镜头,观众看到了一些没被这样聚焦过的社会剖面。 侃侃谈论帮爸爸妈妈剥感冒药采集料头的街边小哥,集体缄口从事制贩毒的同宗村民,祖上三代攀亲带故的警察与毒贩,为信仰坚持将家人送走的缉毒警察…… 尤其是剧中身为东山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的蔡永强,刚开始,以被李飞怀疑的“内鬼”嫌疑人亮相,言谈举止滴水不漏,同意李维民等专案小组成员调查问话时,对于缉毒警察所面临的两大风险,蔡永强的一番陈述,让无数人为之动容。 在陈育新看来,案件只不过一个容器,它承装着更多社会话题的探讨。毫没办法律意识从事制贩毒犯罪的村民,是当地人长期以来对赚快钱的习以为常;宗族观念的风靡,越发促进宗族帮、老乡帮的扎堆,无论是制毒还是造假抑或走私,违法犯罪行为的猖獗,都可以得到亲友关系的庇护。 “采访当年陆丰扫毒行动的警员时,大多数人都提到,形容当地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的经济形势,就是十年走私、十年造假,还有十年制毒。从最早靠走私捞到第一桶金开始,尝到了赚快钱的甜头,就不好转性了。所以就有了当地制贩毒局面的愈演愈烈。”除去还原真实案件,陈育新期望能在作品里嵌入更深层次的讨论,譬如“土壤”的问题,譬如“人性”的挣扎,是他期望在当下国产刑侦剧创作中包容的附加考虑。

"

1
科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