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瞬间发觉自己真的非常穷?社会

/ 发布时间 / 2021-09-15
刚认识悠悠那会儿,正是冬季,大家挤在一个小单间里。...

刚认识悠悠那会儿,正是冬季,大家挤在一个小单间里。

悠悠穿着一套带卡通人物的睡衣,一边用干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,一边歪着头,那双大双眼此刻笑眯眯的,犹如弯月通常看向我。

「你想和我一块睡也没关系啊,两个人睡着暖和,但你得睡床尾。」悠悠笑嘻嘻的,然后拍了我一下肩膀。

房间里没空调,冬季室内也非常冷,白天看剧时,都得裹着被子御寒。

我心底呼的,稍微放松了。

悠悠和我同龄,二十三岁,但现在还是一名大二学生,由于学校封宿舍,她又不跟她姐姐回家春节,于是就只能借住在姐姐住处。

悠悠的姐姐是一个销售人员,比我大五岁,是我隔墙邻居。大家各自住的小单间原本就是一个次卧,但被二房东用隔离板隔成两个小单间了。

自从悠悠大学放假,我和她接触也多了,再加上平常吃过晚饭会一块追剧,关系也亲近不少。年青男女在日常接触多了,也不知晓是荷尔蒙刺激,还是内心的幻想,慢慢的就发现自己有点挺喜欢悠悠的。

悠悠笑起来给人的感觉特别甜一些,再加上年青有活力,挺有吸引力。

等着悠悠先用干毛巾擦拭后,她拿着吹风机递给我,让我帮她吹头发。

她坐在床沿边,低垂着头,还有的湿润的头发散开。

我站在她跟前,拿着吹风机,用手撩拨着她的头发。

嗡嗡嗡的噪声中,散开的头发,我看到她的领圈打开了。

由于我是站着,目光俯视,透过领圈,就看见悠悠雪白而小巧的胸部。

我知晓,我应该挪开视线。

但又感觉,所有是那样自然,又是那样有魅惑。

五六分钟的时间,我感觉自己犹如在沙漠中被酷晒了半个世纪,喉咙发干,干涩得分泌不出一丝唾液。

年青、冲动、激昂、自傲……

犹豫、胆怯、恐惧、自卑……

年青时候具备太多的两面性,内心冲动的欲望,和徘徊犹豫的胆怯中,慢慢平息躁动。

「说好了啊,你睡床尾。」悠悠整理好东西,然后一脸正经的看着我,「我怕冷,有人陪着才安心。」

我点了点头。

我不确定自己会干什么,特别是在看到那片雪白后,我总想做点什么。

晚上,我和悠悠盖着同一床被子,她睡床头,我睡床尾。

一米二的单人床上,我和她的身体挨着,炙热。

房间内,黑黝黝的,但适应之后还是能借住窗外的夜色,看见一些阴影。

我内心躁动着,试探性的伸出手,拿捏着她的小腿,有的开玩笑的说,「你的小腿肚上肉肉挺多的。」

悠悠将腿收起,又用脚后跟踢了我一下,语气有点撒娇般的说,「不要乱捏。」

我有的尬的笑了笑,然后将双手交叉,放在腹部。

我一边脑海里胡思乱想,一边又介于内心躁动和理智情绪的来回纠缠中,缓慢的调整我们的呼吸。

恍惚间,我感觉到悠悠的小腿又触碰到我的手肘,动作轻微的擦蹭。

过了一会,她翻了个身,双脚弯曲着,把一只脚架在我的大腿上。

顿时,我能明确的听到我们的心脏跳动声。

砰砰砰的……

炸得轰响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我是在自己房间的小床上冷醒的。

昨晚大半夜的,我实在扛不住内心的胡思乱想,也怕自己干什么出格的事,于是就回自己房间睡觉了。

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,我起床洗漱之后,煎了两个鸡蛋,然后煮面条。

等我推开隔壁的房间时,悠悠还躲在被窝里,整个人蜷缩着。

我推了推她,让她起来洗漱吃早饭。

悠悠喃喃的发出鼻音,说,「不要,太冷了。」

「今天就是大年三十了,早点起来,大家去采购一些零食春节啊。」

悠悠没理会我的话,直接把脑袋埋进了被窝。

我也没继续催她,回到自己小房间,吃过早饭后开机处置一下工作上的事情。

一直等到十点多,悠悠就在隔壁喊我。

我推门进来,看到悠悠穿着睡衣,顶着蓬松的头发,靠坐在床头,拿着一个小镜子在看。

悠悠有的埋怨的语气,说道,「你昨晚如何走了啊,害得我下半夜冻得不可以。」

我总不可以说自己满脑子黄色思想,怕会冲动,就说道,「睡着不踏实,翻个身都难,我就回自己房间睡觉了。」

「床小啊。」悠悠让我把梳子给她。她一边梳头,一边说着,「我都没嫌弃,你还嫌挤。」

我也不好怎么说,毕竟一个女生都赞同和你睡一张床,盖同一件被子。

「晚上到我那边睡,我那个是双人床,睡着宽敞些。」我说道,「你可以把被子也抱过去,如此也不会冷了。」

「行吧。」悠悠看了我一眼,然后就应下来了。

等着悠悠洗漱完,换好衣服,都已经是中午了。

一块吃过午饭后,我携带悠悠去附近商场买了一些排骨和五花肉,还有一些零食。

南方风俗,大年三十要洗澡,换一身新衣服。

但大家住处没热水器,平常洗热水澡都得用热得快先烧一桶水,我和悠悠感觉麻烦,下午的三点左右的时候,我在地图上看到附近有一家澡堂,和悠悠商量了下,整理整理,就步行去澡堂了。

等着回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了。

晚上吃过饭,和家人打过电话后,我就让悠悠把她的被子抱了过来。

我和悠悠两个人裹着被子,两个人挨着,靠着墙板看电视剧。

电脑里播放的是悠悠在学校下载的韩剧,有好几部,像《人鱼小姐》、《对不起,我爱你》、《我的名字是金三顺》这几部这几部,她都挺喜欢。

我对韩剧的深刻印象是《蓝色生死恋》,那会还是学生年代,对韩剧那种虐恋爱深的剧情,有一点不可自拔的感觉。

我和悠悠聊着自己看过的一些电视剧,然后就聊到电视剧里的一些偶像。

像金三顺就长得不是非常漂亮,身材也不苗条,但这部分只不过外在的,内在的是她的性格特点顽强,对事业热情而维持好奇心,面对困境勇往直前的品性,非常符合那种「内在美」的设定。

而内在美的设定,满足了一部分对长相不自信的女生的恋爱观和择偶观。

我感觉悠悠就是这种对长相不是非常自信,要不然她也不会随身携带一面小镜子,常常没事就拿出来照照,也不知晓她到底是看什么。

我问悠悠,「你将来找对象,是要找什么种类的男生。」

悠悠看了我一眼,嘴角有点上扬,说,「不知晓啊,碰到了再说。」

我说,「碰到了,就知晓爱不爱?不是应该先确认喜欢什么种类,然后再去接触吗?」

悠悠说,「那我还喜欢坏坏一点的男生呢,要去专门找混混吗。」

我看着悠悠,然后哈哈的尬笑,说,「更不是说坏坏一点的男生就肯定是混混,但主如果,你们喜欢的坏坏男生,指的是什么坏,坏到什么程度。」

悠悠说,「只不过看着坏坏,能在谈男女朋友的时候带来刺激感,新鲜感,譬如出其不意的一些惊喜和感动。」

「你们学校,没如此的男生追你吗?」

「有呀,但我又不喜欢。」悠悠说着,然后转头看着我,说,「我喜欢坏坏一点的男生,但不是说我就必须要和这种男生谈男女朋友。我也喜欢戴眼镜的,看着斯文的男生啊。」

我正好是一个四眼仔。。。。。。

用 App 查询完整内容

现在,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询

1
科学